关注我们
首页 > 新闻 > 国内

如铁雄关从头越 ——毕节脱贫,从“五子登科”到“新五子再登科”

发布时间:2020-09-11 16:20:02 来源:人民网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这是毛泽东写于1935年的《忆秦娥·娄山关》。

娄山关,位于贵州省遵义城北娄山的最高峰,地势极为险要,《贵州通志》说它“万峰插天,中通一线”。就在这里,毛泽东指挥红军取得了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

毕节,堪称贵州脱贫攻坚的“娄山关”。

“毕节地区地处黔西北乌江源头乌蒙山区,既是闻名全国的贫困地区,又是我国典型的岩溶山区。全地区8个县,558.86万人口,至今仍有315万人尚未解决温饱问题,是贵州省开发扶贫和生态建设中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这是1988年6月6日人民日报二版刊登的文章内容。2015年11月29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提出,确保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而就在2015年,毕节农村贫困人口仍有115.45万人,占全省的23.4%。

1988年,我国岩溶地区的开发扶贫和生态建设试验区在毕节地区建立。当地根据水土流失严重、生态环境恶化的现状,总结多年来治理水土流失的经验教训,制定出“山顶戴帽子,山腰系带子,坡地铺毯子,大田种谷子,山下抓票子”的“五子登科”治理生态环境方案,摸索出了开发扶贫与生态建设同步进行的新路子。

进入新时代,毕节因地制宜,立足当下,着眼长远,以“交通先行”“生态夯基”“产业兴民”“科教扶智”“民生聚力”的新“五子”,坚决攻下脱贫攻坚的“娄山关”,努力实现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的再“登科”。

交通先行:寻找脱贫攻坚的“锁钥”

“纳威赫,去不得!”

为什么去不得?当地人坦言,因为纳雍、威宁、赫章三个县之前是有名的穷困,而且道路不通,只能靠山吃山。

“石漠化,风沙大,烈日悬空雨难下;七分种,三分收,苞谷洋芋度春秋。”一首民谣,道尽毕节人曾经的无奈和辛酸。地处乌蒙山区腹地,毕节“不沿边、不沿海、不沿江”,壁立千仞的高山“锁”住了前进的脚步,许多地方仍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毕节,也因为“穷”出了名。

连峰际天,飞鸟不通。困局如何破?先修路!

几经摸索,毕节将交通先行摆在发展的首要位置,打隧道、架桥梁、通高铁,高速路穿过层层大山,缩短了县与县之间的距离;天堑变通途,水泥路修到家门口,山乡面貌因路发生巨变。

回望史诗般的开路历程,毕节人说——

只有亲身驶过蜿蜒的贵毕公路,才能读懂这条“节衣缩食”也要修通的“志气路”。

只有亲身经过通村到户的“组组通”,才能读懂工地上日夜兼程赶工期的灯火。

只有亲身到过悬崖峭壁上的“挂壁公路”,才能读懂村民“一锤一凿”里的执著。

贵州赫章石板河村的挂壁公路。人民网 王政淇摄

沿着“挂壁公路”来到贵州省赫章县白果镇石板河村,流动商贩搭载着新鲜蔬菜水果和生活用品,走村串户地播放着大喇叭叫卖,村民在家门口,就可以买到各类生活物资。

“以前从村里走到镇上,只能翻越大山、趟过深沟,走羊肠小道,需要5个多小时,运输物品全靠‘人背马驮’,日子过得难。”村民黄起发回忆道。

石板河村村委会主任唐仁文道出了“心酸事”:1999年村里老人过八十大寿,家属外出买菜时,马匹失足跌入悬崖让宴会冷清散场;村里的一名孕妇难产,将她捆在滑竿上翻山越岭6个小时,才到达乡镇卫生院,总算捡回了一条命;孩子去读书,中午只能自带土豆充饥,上学路上荆棘丛生、危险遍布……

时间久了,村民对路的渴望,变得愈加迫切。

“夜郎万里道,西上令人老。”为了改变贫穷落后的状况,让子孙后代过上好日子,村民们毅然决定凿出一条“出山路”。县里挤出财政资金,“每年挤出一点,就支持一点”。2002年夏天,历经840多天,石板河村的“挂壁公路”修成,一条长470余米的出山路,将村子到镇上的“距离”由5个多小时缩短至30分钟。

随着“挂壁公路”的通车,石板河村村民的生活打开新天地。昔日与世隔绝的小乡村,也因“挂壁公路”而名声大噪。

【责任编辑:】
深圳微视报料:0755-28900096   深圳微视,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沁园广告20190814启用

Copyright © 2001-2018 深圳微视多媒体运营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深圳微视 www.szws-tv.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